秋葵视频播放器app手机版下载

未分类

在一些充满想象力的虚构作品中会有这样的桥段:男主角带着所有成年的记忆和智力变回小学生,小小的身体里是成熟的心智,并以此逆转童年制霸小学,甚至搅乱成人的世界…… 你可能想到的是经典的名侦探柯南里掌控案件的帅气身影,又或者是龙珠GT里扮猪吃老虎的小悟空,总之这样一个奇妙的还童设定总是引人遐想的。 在现实中有没有类似的案例呢?其实有,但穿越和逆生长都不可能实现,把一个成年人的意识装进孩童的身体里只有一种可能——生长停滞。 来自湖北的吴康就是一个活生生的“老婴儿”。因为治疗需要巨额的费用,吴康和他的父亲常常登上电视台的节目需求社会的帮助,在社会上也算有一定的知名度。 吴康生于1988年,他的亲生父母都算得上是那一代人里的高个,父亲身高178厘米,母亲身高164厘米,按理来说吴康未来应该长成一个高挑的小伙,但事与愿违。 从2岁起,父母就发现吴康有些异常,已经学会走路和开口叫人了,但他的身高还是和出生时差不多,还是只有50多厘米。一开始当地医院的医生认为只是营养不良,可吴康胃口不差,家里饭菜也管够,就是不见长个,身体也越来越弱,频繁住院。 雪上加霜的是,吴康也开始出现了癫痫的症状。到他8岁的时候,家里送他去上学前班,因为经常癫痫发作被迫退学。10岁的时候申请上一年级,校方看到吴康的身形还以为他是幼儿,拒绝他入学。 二十多年过去了,吴康的身高也仅仅长了20厘米,达到了68厘米,仍然保持着2、3岁儿童的样貌。长年以来,吴康都只能待在家里由父亲照顾,父亲出门工作,他会在家里坐着加高的椅子玩一些电脑游戏,但因为没有上过学不太认字,玩不了太复杂的,只能耍耍单机小游戏。 虽然说吴康的智力没有受到身体的直接影响,但是因为社会不接纳,他无法接受常规的教育,长期脱离社会心智也比较幼稚,与人交流比较复杂的问题组织语言要花一些时间,表达能力不太好。 前几年,父亲和吴康分开一会去买东西,独自坐在街边的吴康被路人认为是小孩子,于是报警求助,结果众人一问,吴康说自己已经27岁,闹出了一个“离奇”新闻。 3岁的身体装着成年人的思维,好像是用大学的知识去做中学的试题,然而现实根本不会给你考试的机会。吴康或许接受了自己特殊的身体,但他无法接受别人把他当孩子看待,生活里,他最喜欢别人叫他一声“康哥”。 没有想象中的爽文情节,但吴康身体的疑团还没有解开,长不大的身体究竟发生了什么? 2010年左右,吴康的父亲带着他到武汉的大医院检查,医生发现吴康的大脑里几乎找不到垂体。脑垂体是人体重要的内分泌腺体,能分泌多种激素,包括生长激素、促甲状腺激素、促性腺素、催产素等等,缺乏生长激素就会直接导致身材矮小如幼童。 在确诊之后,父母尽全力支持治疗,吴康接受了为期3个月的生长激素注射治疗,也有一定的效果,他的身高从68里面长到了72厘米,但换来着4厘米的却是高达20万的花费,这让他的父母无力承担。 吴康的案例是非常特殊的,但矮小人群体(以前常用带有歧视色彩的侏儒来称呼他们,如今他们更接受以矮小症或矮小人的称呼)却比我们要比我们想象的大很多。 重庆举办“矮小人”马拉松,呼吁关注特殊群体 根据2010年中国红十字会的估算,当时全国约有800万矮小人,还在以每年16万人的速度增长。而在2014年,中华医学会专家根据抽样调查的结果估算,中国矮小症的发病率约3%,矮小人口约3900万人,每年就诊的患者不到30万,接受治疗的患者更是不到3万。 而矮小症的病因更是多种多样,从外表上来看可以分为两种,一种就是类似于吴康这样身材矮小,但比例匀称,身材比较类似低龄儿童或青年,通常在生活中会被认为是小孩子,因此不会过于显眼。 很多矮小人的容貌也偏幼稚 这类矮小人的病因包括生长激素缺乏症、多垂体激素缺乏症、家族性矮小、特发性矮小等等,往往可以通过及时补充所缺乏的激素治疗,效果较好。经典案例如梅西,因为过于知名就不再赘述了。 这一类中还有一种特例,叫体质性生长延迟,严格来说不算疾病,只是因为遗传因素青春期延迟,在小学或初中身材矮小,但进入青春期后生长速率正常,最终也会长到正常的身高。 2075例患者病因分析 至于另一类,则更符合我们对矮小症或者所谓“侏儒症”的刻板印象(一般认为矮小症即侏儒症),他们的身材比例不太匀称,四肢短小,腰长脑袋大,走路跑步还有些滑稽,最出名的案例是在《冰与火之歌》中扮演“小恶魔”的演员彼得·丁拉基。 这一种矮小症病因在骨骼,而非生长激素,称为软骨发育不全,大部分是由于FGFR3基因上的致病突变导致的,根据病情程度可分为致死性发育不良、软骨发育不全和软骨发育不良。 FGFR3基因主要参与调控长骨生长的多个阶段,比如软骨细胞的增生和增殖、软骨基质的钙化等等,简单来说就是长骨的生长受到抑制,在不缺少生长激素的情况下也四肢也无法正常生长。 而生长激素并非只作用于骨骼,也影响内脏器官的生长,因此会软骨发育不全的患者会表现为很明显的身体躯干与四肢比例失衡,通常运动能力也比较差,身高通常在120-145厘米,大多能生活能自理也能结婚生育,坏消息是FGFR3基因突变为常染色体遗传,有比较高的概率传给下一代。 矮小症患者向来被当做异类,在20世纪初,矮人们只能从事非常有限的工作,比如进入马戏团当演员,或者靠矮小的身材从事狭小空间的修理工作等。 今天的互联网时代,对他们来说是要更仁慈一些的,一方面通过网络矮小人们能方便地聚在一起互相帮助解决困难,另一方面互联网也提供了很多不需要身体条件也不需要抛头露面的工作,比如客服、程序员、电子商务等等。 当然还有很多现实问题阻碍着他们自食其力,社会的不认可,被普通教育拒之门外,他们身体上的异常却连累了正常智力的施展,这才是最悲剧的。 幻想着以成年人的心智回到小学生的身体里,这件事就像是围城里的那句:城里的人想出去,城外的人想进来。长大成人的我们想躲回童年,长不大的他们想当常人。 杜晓杰.儿童软骨发育不全的诊断与外科治疗[J].中国临床医生杂志,2020,48(02):135-137. 韩晓伟,董治亚,张婉玉,马晓宇,安静静,肖园,陆文丽,王伟,倪继红,王德芬.矮小症病因及临床特征分析[J].临床儿科杂志,2019,37(01):39-42. 武苏,汪素美,朱子阳,顾威,倪世宁,石星,刘倩琦.2132例矮小症患儿病因及骨龄分析[J].临床儿科杂志,2015,33(08):730-733. 张明,赵文双,高智文.FGFR3突变与软骨发育不全的研究进展[J].中国优生与遗传杂志,2010,18(05):1-2+13. 天津电视台《男人世界》栏目.2011. 中国矮小人口达800万. 重庆晚报. 2010-11. 走进袖珍人世界:普通家庭难以承受“长高成本”. 工人日报, 2011-2-12. 27岁男子身体如两岁孩童,心智只有14岁. 南方都市报, 2015-9-30.